切换到宽版
  • 2083阅读
  • 0回复

记者暗访北京三甲医院,找人体检代检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lianhedj
 
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8-12-20
关键时候,又是北京体检代检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, 我想老天爷是公平的,风雨之后可以遇见彩虹。还是那句话,可能是仅仅是为了情谊,也可能为了别的,体检华丽逆转工作说有就有了,因为八卦人气高,所以在这咨询下职场的事。本人今天到医院做入职体检,单位规定让去北京三甲医院做,而我是小三阳,但还是抽血化验了。检查没有乙肝项目,但是,我肝功能的120,体检报告的结论上让我休息一下,再来复检。

北京体检代替服务【电 :1 8 6 1 0 2 0 8 2 5 9 通丨过丨收丨费】企,鹅 ,号 59.91.85.233 ,你担心体检的问题,迎刃而解,我们在有一定资源。公司周一要求去报道,既然公司知道我体检了,报道我把体检结果拿给公司,我想是不是周一的时候直接和人事部说下小三阳的事。后来人事我说这个不体检结果不行,让我查一下乙肝,排除出一是否有传染病,我本来是想跟人事说我有小三阳的,后来我想不能说啊,说了肯定就说我肝功能指标高就不要了,我就说我可能体检前熬夜没有休息好,人事说先去复检吧,复检合格了拿报告过来,我去问大夫能否降酶正常了,大夫说先吃药看看吧,过几天在来复检一下,交费的时候我一问八百多,心疼呢!

费用也没有交,我觉得短期内几天是很难调理正常的,回到家里我爸说可以找个没有乙肝的人代替我抽血,我找到了他们帮我的。就这样通过,我今天拿体检报告去报道了。
最近,某家互联网求职平台发布《第十六届中国大学生最佳雇主调研综合报告》,提出“2019年应届毕业生求职平均期望薪资为8431元”。这个“吸睛”的数据,瞬间让舆论沸腾了起来。从求职者到在校生,从工薪阶层到企业主,从媒体到学界,都在讨论这个数据的合理性,以及大学毕业生到底“值什么价”的问题。
  没等热度消退,另一则消息更是“火上浇油”。上海一位博主吐槽,自己公司的HR面试了一个来应聘前台的求职者,应聘的小姑娘表示自己的薪资要求也不高,HR刚想松口气,小姑娘非常淡定地抛出了一句:2万元!还表示,自己是名牌大学毕业的,2万元并不高。尽管这则消息只是网络爆料,具体细节也模糊不清,但在转发扩散以后,很快上了“热搜”。
  其实,舆论场上不乏认为今天的大学生“眼高手低”“要求过高”的声音。这些声音,一部分来自没有拿到如此高薪的工薪阶层,也有一部分来自认为大学生“不值这个价”的企业主。在这种舆论氛围中,“大学生应聘前台要价2万元”的消息,完美迎合了许多网民对“狂妄大学生”的想象,因此轻轻松松成了“网络爆款”,也进一步加深了公众的成见。
  面对“应聘前台要价2万元”这样的“奇葩新闻”,对不知是谁的当事大学生加以谴责,顺便对应届大学生的平均期望薪资批判一番,似乎再正确不过了。然而,本应最受关注的当事群体,却在舆论场上集体失声了——这个群体就是在求职季中四处奔忙的应届大学毕业生。很少有人愿意倾听:是什么原因让一些大学生提出如此高的期望薪资?他们又如何证明自己的能力配得上这样的酬劳?
  其实,人们之所以对应届生平均期望薪资感到不满,无非是因为两个原因——其一,是他们提出的平均期望薪资,确实远高于过去几年应届毕业生的实得平均薪资,难免给人造成一种“眼高于顶”的印象;其二,则是他们提出的平均期望薪资,比许多“职场前辈”还高,很容易让人感到不平衡。但是,人才市场是开放的市场,而不是一方说了算的。人才与用人单位理应平等议价、双向选择,而不是由用人单位单方面定下价码,予取予求。每个人都有提出符合自身期望薪资的权利,至于这个期望薪资是否能够得到满足,又是否与其水准相称,市场自然会给出合理的答案。
  在动态的人才市场中,只有劳资双方都能充分表达需求,才能得到反映真实市场供需关系的薪酬水平。如果在议价开始之前,就要求大学生自我压抑,降低期望薪资水平,会在人才市场上造成有利于用人单位的不平衡局面,最终压低整体薪资水平。
  大学生或许确实不谙世事。他们不了解就业市场一贯的行情,对自己的水准也很可能有所高估。但是,作为即将承担起社会责任的社会新成员,他们有资格凭借自己的判断提出薪酬要求。他们的期待薪酬或许会比实际薪酬要高,但正如古语所云——“取法乎上,仅得乎中”,只有允许求职者大胆提出自己的要求,社会的整体薪酬才有可能向合理水平靠拢。现实的社会和市场,终将磨去年轻人身上不切实际的棱角,让他们走向成熟。而在此之前,要求初出茅庐的他们自折羽翼,放下自己的矜持和骄傲,完全没有必要。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